互联网大公司投出去大约23亿美元,主要流向清华系创业者。 互联网大公司投出去大约23亿美元,主要流向清华系创业者。

  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闫俊文

  互联网巨头正在抢夺王慧文支持的“AI创业明星”袁进辉,以及他创立的硅基流动(SiliconFlow)。

  《中国企业家》独家获悉,袁进辉正在考虑是否进行新一轮融资,投资人已备好弹药,名单中不乏互联网大公司。

  袁进辉向《中国企业家》透露,他正在权衡各方利益,比如是否接受来自互联网大厂的投资,但他不太想过早站队。

  “比如你做到下一个里程碑,也许不需要这么多钱,或者你拿多了,其实是预支了未来的筹码。”袁进辉说。

  资金对当下的袁进辉来说并不急迫。就在今年1月,硅基流动刚完成天使轮融资,由创新工场、奇绩创坛以及耀途资本等总计投了约5000万元。王慧文也出手支持,他还是持股5%的初始股东。

  与其他明星初创公司对标OpenAI不同,硅基流动瞄准的赛道是选择做大模型时代的AI基础设施(AI Infra),降低大模型应用成本和开发门槛。

  “效果上有点像以前的迅雷下载加速器,只是我们让AI计算更快,文生图或者文生视频以前是3秒,现在用上我们的工具变成了1秒。”袁进辉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可以预见的是,袁进辉的下一次融资不会太远了,关键在于他选择哪一家或者几家互联网大公司。

  当前,阿里巴巴、腾讯、美团等互联网大公司正在围猎AI明星初创公司。《中国企业家》统计,在过去6个月,大公司联合风险投资机构向AI行业大概投出去了23亿美元(约合165亿元人民币),这些钱主要流向月之暗面、智谱AI、百川智能以及MiniMax等明星AI公司。

  赛迪顾问研究数据显示,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将在未来10~15年取得长足发展,多项产业要素全球领先。预计到2035年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为1.73万亿元,全球占比30.6%。

  由王慧文支持,袁进辉主导的初创公司硅基流动,正在等待资本市场以及大公司的最新报价。

  “遇事不决问老王”

  王慧文是袁进辉创业历程中的关键人物。在遇到王慧文之前,袁进辉有过一次创业经历。

  2008年,袁进辉从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博士毕业。读博期间,他就开始研究神经网络科学,师从中国人工智能的开拓者、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。袁进辉原本希望留校任教,但未能成行,只能去工业界。几度漂流,袁进辉结识了后来成为快手董事长的宿华,二人也成为志趣相投的好友。

  袁进辉最后一次打工经历是在微软。2016年,袁进辉预感到未来的模型会越来越大,他想开发一种模型变大之后运行的技术架构。于是,他离开微软,创办了一流科技。

  一流科技小而美,团队只有50多个人,大概敲出了100万行代码之后,他们研发出了深度学习框架OneFlow,OneFlow能减少模型运行中的开销和降低分布式编程门槛,这款产品与谷歌的TensorFlow相比毫不逊色,性能优势深受海内外开发者认可。

  “那时候,我就想着和谷歌掰掰手腕,做出一个巨牛的东西。”袁进辉说。

  袁进辉反思说,OneFlow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从技术项目到商业化产品的飞跃,比如做付费或者选择出海,“那时候觉得技术做好了,产品受欢迎,无论你用什么手段,商业应该能迎刃而解,车到山前必有路,但实际上并没有把这个细节填上。”

  因为商业收入不振,袁进辉的公司数次面临无米下锅,好在朋友众多,比如宿华或者一些投资机构给予了袁进辉雪中送炭般的帮助。

  转机在2023年。ChatGPT降临,让国内一众退休的互联网大佬手痒难耐,但大模型技术的高门槛,让他们只能用手中的资本置换AI初创公司创始人手里的控制权。王慧文盯上了袁进辉。

  2023年3月,OneFlow团队被王慧文收购,袁进辉和团队并入王慧文创立的光年之外,王慧文举大旗,“搜狗输入法之父”马占凯、智源研究院前副院长刘江纷纷加入。但3个月后,2023年6月王慧文宣布“病退”,老朋友王兴出手接盘,光年之外被美团收购,袁进辉进入美团体系。

  2023年8月,袁进辉决定再次创业,成立硅基流动。

  150天的时间里,袁进辉经历了从1亿美元估值的创业公司,转到10亿美元的独角兽,再到近千亿美元的上市大公司(当前美团市值约为700亿美元),这种奇幻漂流在AI创业史上很少见。

  袁进辉形容这种感觉“像读了个研究生一样”。以王慧文为中心,人才、资本与商业力量交织在一点,能量密度在短时间提升至最高,作为当事者的袁进辉,自然见识良多。

  谈及王慧文,袁进辉说,“老王(王慧文)认证”就是最大的金字招牌,王慧文相当于给OneFlow赎身了。王慧文花了3亿多元向OneFlow投资人买了47%的股权,让OneFlow团队全身心投入未来的创业。

  此外,王慧文也成为了袁进辉创业中的良师益友,凡是拿不准的事情,只要条件允许,都会问一下王慧文的意见。

  “我能感觉到,老王对AI的热情还是在的。”尽管王慧文在病休,但袁进辉经常给王慧文分享AI领域有趣的事情。

  袁进辉离开美团时,美团一再挽留,但他去意已决。袁进辉还是不甘心OneFlow创业的惨淡收场,终究要在AI战场上做过一场,留下点什么。临了,美团联合创始人穆荣均送给袁进辉祝福:事对了,其他资源都会有的。

  袁进辉转身离开大公司,带着30多名老员工,又踏上征途。

  贴近GPU芯片的新创业

  2016年创立OneFlow,袁进辉的路径是先想法后产品,最后是商业化,“idea(想法)是让自己爽”,但现在,袁进辉二次创业想反过来,他首先想到的是如何取得商业上的成就。

  袁进辉在意商业化的一个原因是,他对跟着他六七年的团队成员抱有很重的责任,尤其是经过动荡之后,团队没有散架,还一心跟着他创业。

  “创业搞了六七年,每个人其实除了理想还有家庭,如果继续(像OneFlow)这样的话肯定是不可持续的,对吧?人不能没有理想,但要有理想也要吃饭。”袁进辉说。

  所以,在今年1月天使轮融资官宣时,袁进辉也公布了硅基流动的商业化方案,它主要包括三个层面。

  第一,高性能大模型推理套件,主要包括SiliconDiff和SiliconLLM。SiliconDiff是一个开箱即用的高性能文生图、视频加速库,对文生图模型SDXL的性能加速最高可达3倍,在大幅提升使用体验的同时降低了应用成本。第二和第三分别是云服务平台SiliconCloud和一站式AI应用开发平台SiliconBrain,后者主要用于私有化部署。

  袁进辉认定,在芯片为主的算力层和AI应用层之间,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创业机会,其关键词就是成本。

  成本已经成为困扰大模型发展的关键要素。OpenAI训练一次就要花费数百万美元,英伟达的GPU芯片已经一片难求,大公司不得不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建设庞大的算力中心。

  袁进辉认为,就像移动互联网时代大家不在意网络带宽成本,想让人工智能无处不在,就要做到成本足够低廉。

  生成式人工智能正在衍生出庞大的推理算力需求,但这些需求的算力供给却是基于上一代芯片架构,在这种情况下,开发者只能做编译优化调度,把最新的任务“翻译成”底层过时芯片擅长做的事儿。

  硅基流动想要把这个效率提升至最高。

  比如,如果AIGC企业想用SDXL提供服务,想要达到每秒800张图片的生成速度,当使用未优化的基准引擎,基于A100芯片平均3秒生成一张图片,那么需要2400张A100芯片提供服务,租用费用为300万美元/月;但当使用SiliconDiff加速引擎,基于A100平均1秒一张图,仅需800张A100芯片,租用费用为100万美元/月。这相当于节省了2/3的成本。

  只要AI应用层爆发不断,推理需求向平民化演进,对于底层算力的需求就不会停止。从这方面说,袁进辉瞄准的是一个大生意。

  类似的生意已经在国外验证了。在硅谷,阿里巴巴原技术副总裁贾扬清也正在这一领域创业,其公司Lepton AI也已经获得天使轮融资。

  清华赛马,谁能笑到最后?

  硅基流动的办公地点在清华科技园内,这里是以前“光年之外”的办公区。1月中旬,《中国企业家》到现场采访时,墙上以及前台的公司铭牌甚至还没来得及变更,它们是中国大模型烈火烹油式创业的见证。

  除了袁进辉,还有诸多明星AI公司在清华科技园办公。

  月之暗面的创始人是杨植麟,它的北京总部在量子银座,距离清华科技园只有几分钟车程;袁进辉、张鹏、王小川的公司则都在清华科技园,袁进辉在搜狐大厦3层,张鹏在7层,而王小川则在邻近的赛尔大厦。

  这些公司拿到了互联网大公司以及VC的大部分资金,他们承载着外界的期许。

  今年2月底,杨植麟创立的月之暗面获得阿里巴巴、美团与小红书等联合投资的10亿美元;再往前,张鹏的智谱AI截至2023年10月累计获得了25亿元的融资,美团、腾讯、阿里以及小米等是主要投资方;王小川的百川智能则获得了腾讯投资、阿里巴巴、小米以及深创投等机构3亿美元A1轮融资。

  可以说,清华科技园正迎来继搜狐、快手、网易之后又一波创业浪潮,包括袁进辉在内,上述明星创业者均是清华大学背景出身。

  站在搜狐大厦的3层,可以看到车水马龙的清华科技园,袁进辉指着不远处的华联大厦说:“当初跟着宿华就在那里创业。”

  过去几年,袁进辉一直为OneFlow奔波,四处筹措资金,当问及为何选择二次创业时,他坦言很享受升级打怪的过程:“你不停地做,你不断进步,总会被人看到,价值和价格不会一直错配。”

股市回暖,抄底炒股先开户!智能定投、条件单、个股雷达……送给你>>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韦子蓉